点击QQ给我发消息 点击QQ给我发消息




93岁工笔大师林凡 耄耋玩画“真予不夺”

      “我在艺术的海洋里航行。我没有习惯的传统风道,却冥顽不灵地扬着自己性灵的帆艰难地前行,任其所至,随遇而安。我不希望也不可能在艺术上古尽风情,但却有信心在某些小格局的园地里,进行更深一层的探寻。”

      7月16日,由中央文史研究馆指导,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工笔画学会共同主办的“真予不夺——林凡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作为林凡先生从艺70余年的回顾展,此次展览共展出山水、人物、花鸟画作品100余件,书法作品20余件,可谓其70多年来的创作轨迹与求索心路的呈现与总结。

      此次展览突出展示了其“耄耋变法”以来创作的一批宏幅巨制。“77幅大作品和41幅小作品,仅有4幅是早年旧作,其余全是我88岁以后作品。”林凡说道,“我自嘲‘耄耋玩画’,年龄大了,体力不支,但又不甘心放弃一生挚爱的事业。亲友们说,只要我高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于是就有了这批作品。”

      林凡是当代工笔画艺术大家,更是一位在诗、书、画领域皆有超群造诣的“三绝艺术家”。台湾著名学者翁大成评其“一生充满诗人细胞、文人风雅、画家浪漫、哲学深隽,集诗、书、篆、画于一身,才气洋溢,热情澎湃,十足的热情者,艺术家的典范”。他在工笔技法上独树一帜,力倡“工于意”,以“工中见写”的工笔重彩蜚声中外;在艺术创作上,他将自己的艺术风格定格于“三小”的规范中,即“小格局、低角度、窄视野”,遵循“妙在渺小”的艺术宣言。

      此次展览以“真予不夺”命名,即是林凡对“小格局、低角度、窄视野”选材意趣的呈现,以逆向思维体现"以小见大""窄中见幽"的美学思想。其“妙在渺小”的选材意趣、苦心孤诣的意匠经营、苍冷凝重的色彩敷陈,共同熔铸出了这一批“真予不夺”的高格之作。

      “我无法登临那些高大,伟岸的山峰,却喜欢沿着山腾,下到幽邃的谷底,去谛听那泠泠山溜,瑟瑟山风,我很少画树冠,却喜爱画树根;很少画大山大岭,却总是把眼光投向那布满绉褶的岩石和无名的小草,我坚信:‘妙在渺小!’”林凡这席话,是对自己选材意趣的生动总结。

      自古书画家大多钟爱描绘高山秀水、名花异禽,展现宏伟景象,抑或是传递家国情怀。而林凡将视角转向无人关心、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小事物、弱小者,他把寻常可见的浮萍、苔藓、藤萝、枯枝等小景致的美捕捉于画中,以小见大,以窄见幽,从而深入挖掘蕴含于其中的真性灵,表现出对生命情态的微观体察和深切关注。

      画作中,岩石、树根、深涧、幽潭都是林凡孜孜矻矻、苦心描摹的对象,其秉承的“小格局,低角度,窄视野”创作原则可见一斑。林凡笔下的花卉,鲜少有人能找得到它的品种,甚至在植物科谱里也找不到标本。或许根本就没有这种花、这种草,但他却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一幅幅一页页地这么深情的描摹着,赋予那些无名花卉以秀美以姿容以生命。林凡笔下的小草,丝丝叶叶,明晰如缕,细腻利落。他说画小草最累人,要于小处着笔,而呈现出的却是一片片旺盛生机。在画作《秦风》之中,广袤的山野大地上,茂盛的草随风倾斜,两匹白马逆风奔跑,一根根小草不可谓不细,汇成的画面不可谓不壮阔,在林凡细腻传神的笔触下,静止的画面又似乎能让人感受到风之灵动。

      从小处着眼,从大处着手,尽管林凡从小格局出发进行创作,创造独特的角度和视野,但却能够呈现出宏大深邃的视觉场面,让人不仅喟叹林凡画作独特的韵味。正如他所言:“一滴水能映照大千,一滴血能彻及对整个生命的领觧和惜憐, 它应该更高于那些独夫的残忍和暴戾 ”

  倡言“意工”,意匠经营

      与艺术结缘以来,林凡充分认识到工笔重彩在国画艺术中的重要地位,也清醒地了解到工笔画被歧视、被贬抑的现状,从80年代初起,他便把很多精力投身于工笔画创作的推进、理论的探索和人才的培养之中。

      作为工笔艺术大家,林凡的工笔及写意均臻极高境界。林凡力倡“工于意”,工写相生,工中有意。“工于意”,即“意工”之学说。“意工”之“意”,既有追求意境幽深、新奇、高雅之意,又有艺术形象塑造中意趣的呈现,更是传神写照的意笔精神。他揉和工笔、水墨技法于创作中,工写之间充溢着对比与张力,虚实与节奏,开辟了工笔画“工写相生”的新语境。

      “有意则高,无意乃下”,在创作中,林凡常以诗为魂,将书意、诗境融入绘画,形成作品中浓厚的传统文人意趣和强烈的时代风貌。比如《梅鹭图》,老梅生于峭壁之上,近处溪流有声,梅树上下,白鹭引颈鸣叫。梅的枝干穿插取势似源自古松的苍干虬枝,令人感到态势颇具张力。梅的花朵和蓓蕾以花簇呈现,不予精细刻画,而用淡墨勾画轮廓托出,呈现出令人如沐春风般的浪漫情调与梦幻意境。林凡的梅花不为花鸟画所限,而有机地置于特定风景之中,正如笪重光说的“位置相戾,有画处多属赘疣,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粉梅、岩石、白鹭、溪流,不同物象的巧妙搭配酿造出充满诗意的和谐之美。

      《春风谱曲,谷雨弹琴》将意境融入风景,呈现了一幅山涧流水的禅意画面。在这幅暗绿色调的山涧风景中,泉水顺着岩石蜿蜒流下汇于一潭,打动人的不是岩石溪流,也不仅仅是情趣,而是隽永的诗境,是幽邃寂静的禅意。画面中绿意盎然的岩石显得格外幽寂,而涓涓细流的灵动让人似乎能从画中聆听到大自然抚琴而成的悦耳奏章,让人体会到让人心神宁静的清幽意境。

      赏林凡的画,颇得景清神亦清之感,他所创造出的清韵幽绝的情境,会让人感到似是人迹罕见之处。实际上,林凡风景画并非是对自然实景的刻画描绘,而是糅合了他心中得来的虚景,而这些虚景又真实的表述了他心中一丝一缕美好倔强的情愫。“林凡先生在走过千山万水后,将这些景物融入了内心世界。他就像一位编导,将各种角色安排在自然空间中,通过他的画笔将人们带入这个富有意味的世界。”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院院长牛克诚评价道。

      由于黄斑病变,林凡的一只眼睛失去视力,他说:“细致入微画不了了,正好把‘意工’的‘意’再实践下去。我力求美,不媚俗,不重复古人,不重复自己,越玩越开心。”

  风格凝重,色彩如诗

      除了“妙在渺小”的选材理念和“工于意”的书画技巧,林凡在色调的选择上也自成一派。林凡的绘画题材包罗了人物、山水、花鸟各个画科,不同的题材被统一在凝重的绘画风格之中。总览林凡的画作,我们可以看到他偏爱苍冷凝重的色彩敷陈,其作画大都呈偏冷、偏灰、偏暗的色调,多用花青、草绿、石青、石绿之类冷色,而少有纤丽浓艳的色彩。部分画作强调大面积的晕染效果,使那些物象仿佛罩上一层纱罩,显得意境深沉,传递着冷隽清雅的韵味。色彩是渲染意境的重要手段。山水怡情,林凡在创作中将内心的情感融入于画作中,心中的伤感抑或是愉悦,都最大化地体现在色彩的设立上。在《紫陌春风,绿萼拂尘》中,他仅描绘了简单的山石、绿地、树木,但通过细腻的笔法以及淡雅的色彩,便可让观者领略到身处画中,如沐春风,欣赏绿萼花在风中摇曳的悠闲自得之意。

      在《一冲天地开》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片萧疏的枯枝败叶、嶙峋的峭壁山石,山石之下,悬崖回幽光,搭配苍冷的墨蓝色色调,凄美且悲壮的山林景象尽收眼底,一只白鹭在诺大的山林中展翅独舞,成为苍冷墨色画面中的焦点。在色彩凝重的色调中,白鹭似凄凉之中带有一丝孤勇,给人以冲破天地,涅槃重生的壮阔之意。

      《青青我心》刻画了一片沁人心脾的树林,两只相爱的白鹭依偎在一起,左边四只白鹭遥遥相望,似乎陷入凝神。林凡充分发挥色彩渲染意境的功能,用大量青绿大面积晕染树丛,仿佛给山林景色罩上一层深色纱幕,令人觉得画境更为幽深。画面摇曳生姿,春情春梦,如醉如痴,诗也如此,梦也如此。他画出了绿色的生命,永恒的恋情,人生的飘忽或对祥和世界的憧憬。

      林凡喜爱画梅,他笔下的梅不同于其他书画家的红梅,他的色调选择以求清寒、淡雅,故多作粉梅、黄梅、绿梅,绝少鲜艳浓重的红梅。《小园嫩萼雨潇潇》《红梅》等一系列梅花作品,皆用石青色、淡粉色进行色彩铺陈,创造了清新高远、旷世绝俗的梅花艺术意象。他常常借助色彩与水墨浑融的方式晕染背景和底色,渲染出幽深朦胧、光影斑驳的境界,尽显墨色娴雅的意趣。苍冷的顽石、湛蓝的天空、幽暗的暮霭、苍劲的藤蔓、潺潺的溪流、清奇的山花……所现物象给人以清幽冷隽之感,极具东方美学之逸韵。

       林凡以其独特创造的幽情雅韵,宜人风景的书画艺术,自成风神,饮誉艺界。他独树一帜的工笔山水风景画以及书法作品,被世人誉为“林画”“林梅”“林体”。漫步展厅,细细品读这位耄耋老人的书画作品,仿佛能够超脱尘世之杂乱,在炎炎夏日感受到画作带给心灵的一丝清凉与洁净。



copyright © 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复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版权所有: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1702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90053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