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QQ给我发消息 点击QQ给我发消息




青绿山水鉴藏清赏

      青绿山水是中国山水画发展阶段中最早的形态, 远古时期, 因没有化学颜料, 故在魏晋以前, 人物画多以赭石、朱砂(古称丹砂)等药用矿物色描绘衣物, 而作为人物画背景的山水设色则以石青、石绿等矿物质重彩绘制,故中国画古称“丹青”。早在东晋时期,顾恺之的《洛神赋》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山水人物连环画式贯通绘制的长卷问世, 该图纵27.1厘米,长572.8厘米, 这是我们如今得知最早的丹青长卷画名作。

      隋唐时期, 青绿山水开派画家展子虔的《游春图》问世,继而唐代李思训父子延续青绿山水画法, 李昭道的《明皇幸蜀图》又相继问世,接下来又有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此图纵51.5厘米, 长1191.5厘米, 该长卷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是当今我们唯一可见的传世的丹青长卷画名作。唐以后青绿山水经历了五代时期短暂的低迷, 到宋代得以复兴,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的问世, 标志着青绿山水的发展又上一高峰。

      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以3.7亿港币成交,创下了大千先生青绿山水拍卖的新纪录。这意味着收藏界对青绿山水的青睐和关注在近代又掀一个高潮!因常年关注艺术品市场走向, 我也是大千迷, 多年收藏书画及瓷器等各种艺术品, 特犹爱大风堂画派之青绿山水, 尤其对于张大千晚年泼墨泼彩的力作《长江万里图》更添一份酷爱。此图纵53.2厘米.长1979.5厘米, 是台北历史博馆馆藏的精品。

      多年前我从香港回内地, 经广东友人引荐, 有幸认识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施云翔先生。之前, 我们虽未谋面, 但他的画风我早有耳闻, 初次见面, 观他的作品果然名不虚传, 施云翔的确是一位具有独立思考的大风堂传人。施先生在清华学府对大风堂绘画学派有一定的研究,从理论到实践都有自己观点和建树,但在国内, 中国画之“水墨至上”尚为主流, 而青绿山水一直不被人看好。但他不愿跟风随大流, 八年前在北京发起并组建了《大风堂中国画学研究会》 因自有主见, 这反倒引来国内无数人对他画风的关注, 他在继承和发展张大千艺术思想的同时, 坚持走自己的路, 不受旁人左右, 从他的作品里就反映出他的个性和秉性。

      我曾听说有一位移居美国夏威夷的华商, 回深圳时向他订制过一件百米长卷巨幅《万里长江图》,虽然我尚未见过原作,但在施先生岭南工作室看过作品照片后大为惊叹!施先生清瘦儒雅, 但观其作品却雄强力健, 气势磅礴, 我想, 如内心没有某种巨大能量的支撑, 他如何能驾驭和挥写这巨幅浑厚沉雄的大作?

      收藏艺术品及字画是我的爱好,经过多年来学习研究和参与国内收藏活动,促进我加入中国收藏家协会,有机会与各地藏家交流。我对古典青绿山水以及色彩奇幻的现代漆画, 很有兴趣, 但当我看见施先生的大幅水墨画的静美和气势, 视觉上依然感到很震撼!当即, 我提议是否也能订制一件同样尺幅的长卷, 他婉言谢绝, 笑说不能重复自己的作品, 但可以改变绘画手法, 另创一件小尺寸的青绿山水图手卷。

      先前的百米大画长卷《万里长江图》为水墨浅绛设色, 且早期作品较为写实。而后可另创手卷《长江万里图》借用大千先生的泼墨泼彩手法,再融入他自己的风格和绘画语言, 绘制一件凸显中国画写意精神的现代青绿山水,画幅尺寸拟定为纵48.2厘米.长300厘米, 我们当即敲定合约。后来因国内外疫情突发没能见上面,当年我在香港托人去广东取到订制的作品。

      见画如见其人, 只见画面行云流水, 祥光徜徉, 气象万千, 一扫萧疏冷逸之旧风, 其和谐之气扑面而来…… 想起几年前和施先生见面时, 他谈笑风生, 乐观淡定, 身上没有半点酸腐气, 认识他我非常高兴。施先生在电话中调侃道:“水墨至上, 丹青至爱, 我同时上心, 爱不专一, 是吧?”以前他花十年完成一件水墨浅绛的“前长江图“,后再花三年精心绘制另一件青绿泼彩的 “后长江图”,我们看似在寻踪唐宋遗风, 或追随大千印迹, 实际上对青绿山水更是情有独钟, 同有共性认识……江山易改, 本性难移是不是?其实, 水墨丹青, 如阴阳合体, 原本不用分开, 而青绿才是自然山水的本色啊!

     在艺术上, 青绿山水在唐宋时期有过辉煌, 在文学上, 唐诗宋词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 想必, 国人都皆知吧。我常见历代画家都有画题“取唐人诗意”或“拟宋人笔意”这当然是指作品有借古喻今, 或仿前人笔墨之意, 对许多画家来说, 看似在借, 在仿, 其实, 是借题发挥, 取其原作的精神, 融合自己的功力, 再变成全新的创作, 见到施先生的新作《长江万里图》就有这种强烈的感觉。他的泼墨泼彩, 当然有借大千先生的手法, 但山石结构、笔墨意趣、画面布局、以及空间关系的处理, 却能集众家所长, 进而在创作中融入自己的绘画语言。

      今年央视春晚最经典的节目“只此青绿”把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以舞蹈艺术的形式演绎得唯美如梦……因此, 青绿山水的审美共性在当下又被推到一个高峰, 而今年四月香港苏富比春拍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几乎再把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的收藏热推到一个前所未有高潮!我过去藏有张大千及门人少量画作, 但无缘接触到大千先生的精品。认识施云翔先生以后, 我先后收藏有他的金碧青绿山水《峨眉四季图》以及古典青绿山水长卷《吴中胜览图》等丹青力作。当然, 最满意的还是这幅泼墨泼彩现代青绿山水长卷《长江万里图》。

      2006年, 施云翔的早期作品《梦回川江图》在中国嘉德拍卖以15万成交, 此画尺寸不大, 纵137厘米,横60厘米, 水墨浅降, 价位不算高。之后十多年来, 他的作品在拍卖行就未见过露面, 原因是他并不希望朋友过早把他的作品送去拍卖, 他总认为自己的作品还不太成熟, 而“亮相“太早并非好事, 虽然我国沿海地区有藏家在关注他的作品, 但他低调行事, 潜心研究画艺, 一刻也没有松懈。然近十年他画技飞涨, 终于引来海外藏家的关注, 事实证明, 我看好施先生并非是以当前的市场价值去权衡他的艺术, 我坚信, 我和其它藏家一样, 看好的是他的潜质。

      当然, 施云翔和大千先生及其它名家大师在艺术市场上的价位有天壤之别, 不能相提并论, 但我认为衡量一个艺术家有限的价值, 重要的不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给予给他的市场价位, 而是他的艺术对时代产生的作用力, 这才是最重要的价值。我认为青绿山水在当代文化复兴中, 与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并没有错位。凡是民族最优秀的东西, 今天都值得我们保护和弘扬。施先生能远离当今艺术市场的起浮和追逐物欲的躁动, 心态平静, 潜心研究, 刻苦学习东方古典和现代艺术的精神指向和文化思想, 他认为青绿山水将必回归主流, 这是他坚定的信念 也是他的价值观取向。

      我非常认同和支持施先生的观念, 得知他平时除了研究书画, 空余时间尽在撰写他几十万字的论著, 我问他“你画画还能大大提高收入, 写这些东西有人看吗?“他说只想给自己有个交代, 仅仅是对艺术酷爱而已, 别人看不看没关系。我又问出版社能发表吗?他调侃笑道“这个年代大家都很忙, 出版了又能怎样?别人不把你这些东西直接扔进垃圾桶里, 就算给面子了!”听他这样一说, 我倒动了心, 决定通过现代信息技术, 在微信平台上分期分段帮他发布稿子。

      早些年, 我和夫人已在香港筹建了 “润泽慈善基金”,为支持我国文化教育事业, 支持学术, 并为大专院校贫困学子提供助学。之后,本基金又在广东注册成立广东省润泽慈善基金会, 还注册成立了“广州双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施先生的学术论文,我就安排在“双彦文化”公众号平台每月分期转载。我想, 若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尽一份绵力, 便是我人生最大的事业!(作者是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

2022年5月1日 于《双彦堂》收藏馆


copyright © 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复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版权所有: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1702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90053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