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QQ给我发消息 点击QQ给我发消息




舒建新笔下的庐山烟云

      庐山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云峰雾岭的全覆盖模式,作为一个用画笔描绘山河大地,搜遍奇峰打草稿的艺术家来说,庐山没有在我的面前全方位展示其最美风采的确是一个遗憾,但它在我们面前却展示了庐山“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意境之美。大自然以它的鬼斧神工,创造了神奇伟丽的庐山。同时,近代波谲多变的政治风云,也给庐山蒙上了一层神奇的色彩!时间似水东流,庐山慢慢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向世人展示它绝美的风采!、

      远看,庐山有如一山飞峙大江边;近看,千峰携手紧紧相连;横看,铁壁铜墙立湖岸;侧看,擎天一柱耸云间。正如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左右高低各不同,不见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历代文人墨客在庐山留下了4000多首脍炙人口的诗篇,让庐山声名远扬。

      据史料记载:庐山的山水画也在中国文化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东晋画家顾恺之创作的《庐山图》,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第一幅独立存在的山水画,从此历代丹青大师以庐山为载体,以笔墨的艺术形式对庐山赋予美感境界的淋漓尽致的表述。中国画在理论上第一次的突破,亦是顾恺之的“传神说”,然而这是受到东晋高僧慧远在庐山阐发的“形尽神不灭论”哲学思想影响的结果。

      庐山东林寺莲社“十八高贤”之一的宗炳他所撰的《山水画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中国山水画论,他所阐述的山水 “畅神说”,打破了“君子此德”的美学观,表现了一个新的美学思潮的兴起。我在庐山游览的最后一景是含鄱口,当地人都说今年庐山的雨水似乎比往年来得早,降水量也比往年都大。濛濛细雨中我站在位于庐山东南部含鄱岭的山口,它海拔1286米。三面环山,一面临湖,三座山峰连在一起犹如一只张开的巨口,欲饮鄱阳之水而得名于含鄱口。

      不知是雨云还是大雾在我的眼前忽隐忽现,走进这里时大雾让原来的图画似的景致变化万千,雨停了,万山苍翠时隐时现、时深时浅、时远时近,忽而滚滚的云雾扑来了,那是从匿藏的山谷汹涌而来,淹没了眼前的一切,忽而它又拂袖而去了,只见袖带飘忽,瞬间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里的山风特别的大,祈盼着狂风能吹散大雾,我们在风口旁坐等着:十分钟、二十分钟、四十分钟过去啦,遗憾的是风并没那么大的气力吹散这里的大雾。还是没能看到风吹雾散的含鄱口,却等来了濛濛的细雨……

      呆呆的在雨中陷入了遐想:千百年前大自然的造化,让人类的文明、文化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融汇在自然之中,它便能够充实和强化自然美,并产生画龙点睛的妙趣,使其更生动,更具魅力,今天留在我眼中的庐山便是这样一座千古演变而成的文化名山!



copyright © 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刊登、转载的各种图片、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复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版权所有:北京华艺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91702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19005363号-1